12

2023

-

10

明明資源壟斷全球,卻又處處受人掣肘,中國鎢為何處于尷尬地位?

來(lái)源: 網(wǎng)絡(luò 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10-12 14:23


因有著(zhù)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,我國范圍內有著(zhù)大量的鎢礦,以及龐大的鎢儲備,而海外各大強國對于這一戰略資源也有著(zhù)極大的需求,不過(guò)因自身資源匱乏,他們不得不向我國進(jìn)口,以此來(lái)維系其國內行業(yè)運轉。

然而即便我國鎢于國際上有著(zhù)近乎壟斷的資源優(yōu)勢,但在各國眼中卻無(wú)法做到“舉足輕重”,仍處在一個(gè)尷尬的地位,這是為何?

對此我們有必要簡(jiǎn)單的認識一下鎢。

因此,鎢時(shí)常被用于制造燈絲等日用產(chǎn)品,但同時(shí)鎢也是當代高科技新材料的重要組成部分,特殊合金、電子光學(xué)材料等,均需用到一定量的鎢,而在通訊技術(shù)、光學(xué)器材、機械加工、國防軍事、航空航天等領(lǐng)域中,鎢也被廣泛應用著(zhù)。

“得鎢者得天下”,在高端制造行業(yè)中,鎢稀缺且不可代替,甚至富有戰略意義。

事實(shí)上,鎢很早便在軍事領(lǐng)域展露崢嶸。

早在二戰時(shí)期,各大參戰國都會(huì )在穿甲彈中加入鎢,當時(shí)出名的虎式坦克,在穿甲彈芯中加入了碳化鎢,使得其硬度、密度、存速能力得到提升。

在如今,炮彈、大口徑槍管、航母等軍備都離不開(kāi)鎢的參與,可以說(shuō)若一個(gè)國家沒(méi)有鎢,那么其各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都會(huì )受到遏制。

而是這么重要的戰略資源,我國有很多,這種多不僅僅是多一點(diǎn),更是一種“碾壓”。

而事實(shí)上,我國的鎢很多都出口量,這或許有人會(huì )想,既然鎢有這么高的戰略?xún)r(jià)值,我國又具備如此龐大的資源,為何要對外出口,應用到國家各大領(lǐng)域,強大自身實(shí)力不是更好嗎?

其實(shí)并非我國不想,而是沒(méi)有與之匹配的技術(shù)。

早年在美國的帶領(lǐng)下,歐美各國對我國實(shí)行了數十年的技術(shù)封鎖,我國的科技發(fā)展也因此受到鉗制,在鎢的應用和開(kāi)發(fā)上,并沒(méi)有獲得更高領(lǐng)域的技術(shù)資料,無(wú)奈之下只能將其應用中低端產(chǎn)業(yè)上。

坐擁“金山”卻用不完的時(shí)候,如何讓鎢發(fā)揮更大的價(jià)值?自然是賣(mài)給別人!

于是,我國開(kāi)始進(jìn)行鎢的對外出口,然而這時(shí)卻有一個(gè)嚴峻問(wèn)題——技術(shù)缺乏。

因技術(shù)的缺乏,我們無(wú)法生產(chǎn)高科技成品售賣(mài)他國,只能在原鎢礦的基礎上進(jìn)行簡(jiǎn)單加工或是精加工,轉而售賣(mài)他國。

雖然簡(jiǎn)單的粗加工,只需隨意處理即可出手,但相對的賣(mài)得便宜;精加工雖然能賣(mài)出較高的價(jià)格,但費時(shí)費力,此前我國出口的鎢,粗加工產(chǎn)品居多,精加工產(chǎn)品較少,出口產(chǎn)品結構不合理,因此利潤也差了許多。

面對這一問(wèn)題,可能有人會(huì )想,反正我們有著(zhù)近乎壟斷的優(yōu)勢,為何不提升原材的價(jià)值,將鎢賣(mài)貴一些,或者干脆不賣(mài)以此卡住他國“命脈”?

這么做并非不行,但虧損的卻仍是我們自己,畢竟羊毛出在羊身上,我國將原材價(jià)格提升,那么他國生產(chǎn)的中高端成品的價(jià)格也會(huì )隨之上漲,甚至會(huì )以更高的價(jià)格來(lái)反制我國原材漲價(jià)的行為,對此我們還不得不捏著(zhù)鼻子購買(mǎi)他國高端成品,因為沒(méi)有技術(shù)。

而當消費者明知商家不會(huì )漲價(jià)的情況下,自然不會(huì )予以過(guò)多重視,這也導致了我國鎢在國際有著(zhù)近乎壟斷的資源優(yōu)勢,卻處于不被他國重視的尷尬地位。

當然、這一問(wèn)題并非沒(méi)有解決方法。

我國只需降低粗加工產(chǎn)品出口量,提升精加工產(chǎn)品出口量能有效改善當下情況,若是能進(jìn)行原材到終端制成品整條產(chǎn)業(yè)鏈的壟斷更好不過(guò)了。

好比、我國若是有德日兩國在機械方面的工藝,那么能制成更優(yōu)質(zhì)的產(chǎn)品,從而形成一條完整的產(chǎn)業(yè)鏈,那么這時(shí)切斷對他國提供的鎢,對方在沒(méi)有原材的情況下,空有技術(shù)也是巧婦難為無(wú)米之炊,之后行業(yè)的定價(jià)權將很有可能掌握在我國手中,我國工業(yè)也會(huì )得到他國更多的重視。

而當下我們也有這方面的意圖,這點(diǎn)在2012年至2016年,我國碳化物、鎢絲出口量下降、鎢合金一類(lèi)的產(chǎn)品出口量提升中能看出,這一切無(wú)不表明我們已經(jīng)著(zhù)手對于鎢的出口產(chǎn)品結構進(jìn)行優(yōu)化,提升鎢的國際競爭力。

2019年我國更是向各國宣布關(guān)于鎢礦、稀土等重要資源將在今后限制總量的通知,通知中表明,國家將對這類(lèi)戰略資源進(jìn)行更為嚴格的管控,任何組織、個(gè)人、單位都不能超計劃的進(jìn)行生產(chǎn)。

這是我國對于鎢業(yè)發(fā)展做出的鋪墊,只有控制出口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,對外輸出數量,加強對內資源掌控,這樣我國才能騰出手來(lái),對鎢進(jìn)行深層次研究。

而想必在不久的將來(lái),隨著(zhù)我國科技不斷的彎道超車(chē),必然會(huì )研制出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,將鎢應用于更加高端的領(lǐng)域,加之我國龐大的鎢儲量,日后定能做到對整條產(chǎn)業(yè)鏈的控制,以此卡住歐美各國命運的“脖頸”,屆時(shí)鎢業(yè),將由我們說(shuō)了算!

關(guān)鍵詞:

明明資源壟斷全球,卻又處處受人掣肘,中國鎢為何處于尷尬地位?